1. 幸运飞艇官网
  2. 人工智能

旷视启动IPO,”AI创业第一股”或成考验资本耐心的”试金石”

随着旷视招股书的披露,AI行业IPO的”加速键”或将被按下。

旷视启动IPO,"AI创业第一股"或成考验资本耐心的"试金石"

8月25日,旷视科技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正式被披露,招股书显示,旷视拟采用同股不同权架构上市,联席保荐人为高盛、摩根大通、花旗。值得一提的是,若旷视科技挂牌成功,不仅将成为继小米、美团后,第三个以”同股不同权”方式登陆港股的企业,同时还将成为”AI创业第一股”。

当下AI领域,虽然作为企业竞相追捧的能力,使其获得了空前的行业关注度,另一方面,行业对于AI行业”讲故事””造血能力””应用场景”的质疑声也同样不绝于耳。

根据旷视科技被披露的招股书,速途网从这家AI独角兽的经营状况中,解析出了中国AI行业的一些端倪。

人工智能企业IPO,造血能力激发投资信心

作为国内与商汤科技、依图科技、云从科技在计算机视觉领域并称”四小龙”的企业之一,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,从最初专攻人脸识别的”Face++”起家,并逐步将业务范围拓展到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领域。今年年初,旷视科技宣布战略升级为”MEGVII”。基于自主原创的深度学习系统Brain++,打造基础层核心技术力AI Engine,同时发布AIoT OS——”河图(HETU)”。

旷视启动IPO,"AI创业第一股"或成考验资本耐心的"试金石"

在招股书中,旷视科技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印奇表示,人工智能创新就是一场无限游戏。为此,旷视将专注深度学习领域的核心竞争力,稳健开展商业化,深耕每个垂直领域,既要坚持长远志向不动摇,也要兼顾达成眼前的商业目标。

而为旷视带来信心的,是其近年来营收与利润的增长趋势。

旷视启动IPO,"AI创业第一股"或成考验资本耐心的"试金石"

招股书显示,旷视科技2016年至2018年收入分别为6778万元、3。13亿元、14。27亿元。截至2018年6月30日和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上半年,收入分别为3。05亿元和9。49亿元,同比增加211。1%。

旷视启动IPO,"AI创业第一股"或成考验资本耐心的"试金石"

伴随营收增长,招股书中显示旷视科技亏损也得到激增。2018年旷视亏损33。51亿元,今年上半年甚至高达52亿元。对此,旷视在招股书中解释称,亏损主要是由于旷视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,撇除管理层认为不能反映经营表现的项目影响,旷视于2016-2018年的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-9200万、-1。424亿元、3220万元。截至2018年及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,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-1。369亿元和3270万元。

从2018年全年亏损到今年上半年盈利,对于旷视科技来讲,如同一针强心剂,证明了行业普遍唱衰”造血能力”的AI行业,竟也存在盈利的可能。

AI企业需全面发展,仍需持久大力投入

短期内的经营利润,让AI摘下”融资公司”的帽子提供了可能性,对于投资人、尤其是VC来说,大大地提高了行业的投资信心。然而,从长期看来,AI公司仍然需要资本的扶持,才能够维持长期竞争力。

招股书显示,旷视科技在2016-2018年的研发开支分别为7820万元、2.05亿元、6.13亿元,分别占当期总收入的115.3%、65.6%及43.0%,不仅成为旷视最大的支出项目,同时年比年增长率接近200%。

所以,想要保持营收领域的高增长,旷视仍然需要不断加大在研发领域的投入,所以,IPO成为了融资之外,另一个重要的资本来源。

对于旷视来说,想要获得更多资本青睐,除了讲好AI应用蓝图的美好故事,用真正落地的AI技术的营收数据看上去更为具有说服力。

旷视启动IPO,"AI创业第一股"或成考验资本耐心的"试金石"

招股书显示,目前人工智能赋能的解决方案主要有:个人物联网,城市物联网,供应链物联网。自2017年来,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超过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,成为旷视科技最大的营收来源。2019年上半年,该项收入6.95亿元,占总收入的73.2%,对比之下,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仅占21.8%,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仅为5.0%。

旷视启动IPO,"AI创业第一股"或成考验资本耐心的"试金石"

这意味着,旷视目前的主要的业务主要由政府买单。然而,城市物联网之所以能够在近年来取得蓬勃发展,离不开国家与地方的政策支持,在政策”风口”之上,不少人工智能以及相关企业都得以起飞。但从长远看来,AI企业还要增强与企业渠道方面建设,不仅可以体现AI技术公司在全栈式技术定制的能力,才能真正做到无惧风停。

长线投入的AI考验资本市场耐心

面对当下炙手可热AI的领域,倘若旷视真的挂牌成功,还要面对市场对于市盈率(是指股票价格除以每股收益的比率)的”恐高”,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,一方面,AI企业本身对于技术的持续投入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盈利能力;另一方面,则是当下对于AI行业的热捧而形成的泡沫,造成股价的虚高。以刚刚在科创板上市的虹软公司为例,截止8月26日收盘,市盈率高达202.46,”现在买一股,回本200年”。

所以,对于AI行业来说,虽然IPO让企业获得了新的资本对接,整体表现仍面临耐力长跑,需要资本的长期支持,而非短期的投机行为。

在旷视的客户名单中,不乏阿里巴巴、联想之类的巨头企业,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企业对于旷视不仅是客户,同时具有作为投资人的双重身份。招股书显示阿里巴巴通过淘宝中国间接持有旷视14.33%股权。蚂蚁金服通过全资子公司间接持有旷视15.1%股权。阿里系合计持股比例达到29.4%,为旷视最大外部股东。

对于这些巨头来说,由于投资比重仅为主业”九牛一毛”,所以并不会短期内不会对于企业盈利有过多需求,更多的是投资方对于技术储备的战略投入,为旷视的发展提供了时间与耐心。

而通过港股”同股不同权”政策,印奇、唐文斌、杨沐核心人员分别持有8。21%、5。9%、2。72%的A类股票(一股10票),将公司控制权更好地掌握在核心管理层手中同时,同时可以撬动更为足量的资本,推动业务增长。

所以,无论是对于旷视科技,还是对于未来即将IPO的AI领域公司来说,相比他们勾画AI应用落地的美好蓝图,他们的财报也许”并不美好”,但随着解决方案的相继落地,盈利并非遥不可及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快乐赛车投注 极速3分彩 快乐赛车开奖 幸运飞艇官网 极速快乐8 荣鼎彩 欢乐生肖 极速快乐8 快乐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